中国人,你为什么要理财?

个人财富管理这一行业在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发展兴盛了有几十年,其理论与实践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然而在中国却还在起步阶段。当人们迷失在各大理财超市推出的令人眼花缭乱的产品中,或试图赶上当下最时髦的投资风格时,却忘了问自己一个更根本的问题:为什么要理财?

个人财富管理这一行业在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发展兴盛了有几十年,其理论与实践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然而在中国却还在起步阶段。当人们迷失在各大理财超市推出的令人眼花缭乱的产品中,或试图赶上当下最时髦的投资风格时,却忘了问自己一个更根本的问题:为什么要理财?

钱是什么?

当代中国人对金钱有一种很纠结的态度。一方面,中国已经步入了一个商业社会,金钱至上,成了衡量成功的重要甚至是唯一标准。在某些时候,人人都是投资家,个个都是股神。另一方面,中国历史上向来“轻商主义”,钱被视为阿堵物,人们对财富有一种奇怪的洁癖,羞于谈钱也羞于露富。在另一些时候,大家紧捂钱袋子,力求保本。 这样一来,很多关于钱和投资的理念却没能讲清楚。

钱是什么?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它是一种工具,一种可以交换的媒介,它的使命就是被用掉。简单来说,钱可以换来温饱,物质生活的富足,时间,甚至感情上的投入,从而使人的幸福感增加。但当一个人拥有的钱越来越越多,这种简单的换取所增加的幸福感越来越低,递归为零,如何花钱开始成了个难题。

何为理财目标?

我们为什么要投资理财?也许你会说:“很简单啊,我想致富(更富)。” 然而财富是相对的:无论你已经拥有多少,总是会有其他人拥有得其实更多,但是也许你已经比很多人拥有了更多的财富!因此,“致富”或“变得更富裕”并不适合作为理财目标,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会达到这个目标;不论你碰巧走到在哪里,这个目标可能又往前走了一段。

同样的,把理财目标定为“保增长”和“保本”或“高额回报”,或“低风险”几乎不能提供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指导。这些术语实际上描述的是一些笼统的集合,却没有真正明确在这个集合中你想要的定位在哪里。更糟的是,特别是当时间推移,随着事态发展,这些术语的意义很容易被误解。即使通货膨胀已经侵蚀了购买力,“保本”仍然意味着名义价值没有任何损失?一旦面临相应的风险,通向“更高回报”的做法真的能满足你的需要?如果相关的低回报率只产生有限的资源,“低风险”还合理吗?

你为什么有这些目标?一个简单的回答是:“因为我想。”在你可以独立地给出这个答案之前,你的目标不能算是真正地确定了。真正的、可执行的目标是为了某个特定的目的,在特定的时间去消费财富,而且只是因为你想!

你有哪些愿景,那些是最重要的?如果可能,你想用你的财富干什么?近十年来,在西方理财界渐渐产生了一个叫做“生命规划”的分支,这些理财师首先关心的是客户的人生目标。他们试图引导客户找到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价值,或最想做的事情,然后以此为追求, 再为客户考虑应该如何理财来实现这个人生目标。大家不妨看看“生命规划”的发起人George Kinder 建议客户在理财之前要回答的问题吧:

  • 假设你财务上已有保障,就是说你有足够的钱来满足你现在和未来的需要,你想如何度过你的人生?你想改变什么吗?
  • 现在假设你去看医生,得知自己只有五到十年的生命了。你不会感到身体不适,但是也不会确知死亡日期。在余下的时日里,你打算干什么?你想要改变你的生活吗,如何改变?
  • 假设你的医生给了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你只有24小时的时间了。问问你自己,你觉得还缺什么?你遗憾没有成为谁,你有什么未完成的吗?

以上三个问题是递进的层次,尤其以第三个问题最难回答。 Kinder将他的客户对第三题的答案总结如下:超过90%有关家庭亲情爱情;很多回答都提到要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做有创意的事,要回报社会,留下有意义的正面影响。看来,没有一个答案是“钱还没有赚够”或者“投资没能保本”,相反很多遗憾是钱没有花在合适或想要的地方。 对这三个问题的思考实际上把如何花钱提到了一个价值观和哲学的层面。

如何制定理财目标?

那么具体来说,应该如何制定你的理财目标呢?我们不妨借鉴以下三个方法:

消费导向型目标

所有钱都是要花的。财富的命运就是它会被某个人,在某段时间内,基于某些目的,而消费掉。要么是我们自己来花钱,要么是我们的家人,要么是慈善机构,要么是政府(通过税收),要么是小偷。应该由我们自己(在税收和其它法律的一些限制下)来决定谁来花,花多少,为何花,何时花。

所以与其“保存资本,”我们不妨将目标定为“不管资本最终如何改变,我都“能够退休而不需要再忙碌工作,并且有足够的财富来负担当前的生活水平。”资本可能得以保持,或者可能增长,或者可能减少。所有的这些可能都是我们此时的真正目标——负担自己的生活开销——所可能对应的结果。

有期限的目标

消费导向型目标有一个具体而且重要的方面:我希望何时可以实现这个目标?因此, 上面提到的退休目标,一个更周密的表述是“从现在开始的5年后,在55岁时,能够退休并且保持目前的生活水平。”

要使一个好的既定目标具有可度量性, 这个时间维度必不可少:“我是在按计划完成我原本打算做的事情吗?“,“如果我没有按计划进行,在剩下的时间我该怎么改进?”

有主次的目标

一旦大家开始根据这些条件来考虑问题,有可能会发现在特定的时间,为了特定的财富消费,自己有很多的理财目标;甚至非常富有的阶层也有一些他们永远也无法达到的目标。所以,人们可能无法避免地要给目标定出一个主次顺序。举例来说,能负担得起你的孩子在国内上大学的教育经费可能比给他提供在海外名校的教育经费更重要。或者,能够在60岁前舒适的退休可能比在55岁时就实现舒适的退休更重要。我们的某些目标完全有可能被牺牲掉,就是为了达到我们的另外一些目标。但是,如果我们对众多目标的主次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就找不到一个决策框架能够适用于我们的整体财务计划。

本文选编于牛易财富CIO张蓓与美国财富管理泰斗Tim Kochis合著的《理财的智慧—世界级专家为中国新精英量身定制的理财指南》。该书由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于2016年出版,在各大网络书店(当当亚马逊有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