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进行全球投资

2015年11月底人民币进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R(特别提款权)篮子,意味着人民币和有可能会在某一天成为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对个人投资者来说,这意味着人民币可自由兑换以及资本项目开放的进程势必会进一步加快。投资者应该借此机会更多地关注到环球投资机会。

2015年11月底最吸引眼球的财经新闻就是人民币进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的SDR(特别提款权) 篮子,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意味着人民币和有可能会在某一天成为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其战略意义很重要,而对个人投资者的实际意义是在人民币国际化道路上,人民币可自由兑换以及资本项目开放的进程势必会进一步加快。投资者应该借此机会更多地关注到跨境投资。让我们来梳理一下为什么要跨境投资,以及现阶段都有哪些跨境投资的机会。

为何要跨境投资?

  • 分散风险,这也是成功投资的根本。分散风险不仅取决于投资的是什么,是债券,股票或者房地产;同样取决于投资到哪去。事实上,即使在个人跨境投资受管制的情况下,中国高净值人群的境外资产配置已经较为普遍。根据招商银行2014年的财富报告,高净值人群所持境外资产已占其可投资资产总额的20%。而招商银行和贝恩公司2015年对中国高净值人士的调查表明,他们选择投资国外的首要动因是分散风险。投资的优先选择地点包括香港、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英国和卢森堡。
  • 跨境投资还可以帮助投资人接触到那些在中国根本还不存在的投资和商业机会,比如直接投资一个位于澳大利亚的消费品公司,或者一间位于美国的私人服务公司,或是一家位于伦敦的餐厅。根据中国招商银行和贝恩公司的报告,获得这类机会以及扩大现有的海外业务是中国人跨境投资第二个最常见的原因。此外,跨境投资可以减少只局限于和中国的投资机构交易而带来的风险。
  • 货币风险也是需要考虑的因素。人民币加入了SDR, 很有可能在某一天达到美元现在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但是这仍然是一条漫长的道路。要使长期财富达到最优,仅仅依靠人民币未必是最佳途径。一般来说,一些直接或间接的货币对冲是明智的,这也是发达国家中个人投资组合的一个基本特征。最后,政府政策总归有变化的可能性,所以在政府鼓励的情况下利用跨境机遇,是非常审慎的行为。
  • 中国的高净值人士,尤其是“超”高净值人群(净值超过1亿人民币)选择境外投资的第三重要的原因是便于他们选择住所移民并到其它国家居住。当然,其它国家的移民政策对这些决定是至关重要的。在高净值人群中,最受欢迎的移民目的地是美国和加拿大,其次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而对于大众富裕阶层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最受欢迎的,紧接着像是北美和欧洲,香港,澳门,台湾等亚洲国家或地区也是很受欢迎的居住目的地。

如何跨境投资?

  • 基本机会:这是2007年启动的一个项目,每人每年在当地银行现金账户可以最多兑换5万美元(以当前汇率计算约为30万元)到外国银行账户的收件人帐户。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2010年至2015年数据测算,平均来说,每年大约有600 亿美元由中国个人转入海外账户。虽然这里面有部分资金可能是学生学费和旅游费用,但大部分资金可能是为某些未来花费目标而做出的跨境理财安排。通常资金必须是从中国的银行帐户转移到在外国司法管辖区下的银行账户。一旦资金到达外国司法管辖区,你可以按照当地规则允许的任何方式使用那些资金。要利用这个机会, 你或你的财务顾问必须熟悉中国本土的要求以及国外的限制条件。
  • QDII:在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 Qualified Domestic Institutional Investors)项目下,机构(银行,券商等)可以在中国建立海外投资基金提供国际的优化投资组合。中国人可以用人民币或者其它货币来投资这些基金(如果该基金允许以其它货币认购),通常没有什么限制;但是这些资金从来没有离开中国。如果你是使用人民币通过这个项目投资,除了投资标的本身货币的影响,你做出的投资是以人民币来计算业绩的。例如,如果某投资标的是一个长期的英国债券,如果英国的长期利率下降从而增加了该长期债券的价值,而与此同时英国的短期利率增加导致英镑对人民币升值,这时你以人民币衡量的投资就会获利两次。当然,反之亦然。许多人认为,当政府进一步允许自由兑换时,人民币相对其它的重要货币有可能贬值;因此,持有以这些外币作为回报单位的资产,然后在你的账户里再换成更多的人民币,这一点将会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 QDLP: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ualified Domestic Limited Partners)项目,于2012年率先在上海推出,陆续又有若干城市推行了这一计划。在该项目下,地方政府允许海外对冲基金和投资管理人设立基金来满足中国投资者的需求。但是托管方仍然必须是中国国内的实体。最低起投额度通常高达到5百万到1千万人民币,不过投资的范围一般比QDII计划所允许的更加广泛。
  • QDIE:合格境内投资者境外投资试点 (Qualified Domestic Investment Enterprise) 项目,目前仅由深圳市于2014年底在当地推出,其目的是为了进一步拓宽中国投资者投资海外的渠道。在该项目下,最低起投额度仅为2百万元人民币,而且投资的范围非常广泛,除了传统的金融资产之外,还包括实物资产,房地产和私募股权投资等。
  • QDII(2):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QDII(2):Qualified Domestic Individual Investors)项目,按计划应在2015年底前后择机实施。此外,尽管这个计划的全部细节还没有得到充分说明。但是,根据媒体闻报道,我们可以预期的是在,这个项目下,“合格”的富裕中国人有机会将超过基本机会中的5万美元标准以上的资金转到中国境外。你必须有至少100万人民币的流动性资产才能成为“合格”投资者 。然后,你可以在任何一年内将你的流动财富的一半财富转到境外。按理说,100万人民币要求应该每年都适用;举例来说,如果你起初拥有200万人民币,你可以第一年转移100万,第二年转移50万,但随后你将不再具有合格投资人资格来做更多的转移,不过你仍然可以使用前面提到的基本机会。该项目会率先在六个城市(上海、温州、武汉、天津、深圳、重庆)开放。实际上你可能并不需要是这些城市的居民,而只是需要在这些城市之一拥有银行账户。此外,该项目预计将有一个整体的上限,具体多少还有待国家政策出台。当政府评估项目的效果后, 还有可能实施其它的限制或要求。因此,如果你符合条件,当项目实施时就应该及时参与。
  • 交易所“互联互通”:成立于2014年底的“沪港通”允许资产超过50万元的中国公民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直接购买香港交易所的上市股票。“沪港通”对个人购买量并没限制;但是,如果有必要也许会在全国的总交易量上有限制。同样,深圳和香港证券交易所的互通项目预计会在2015年底左右实施。这两个通道是在基本机会和QDII(2)以外独立运行的。

如何选择投资?

正如前面关于投资的章节中谈到的,对中国人来说国内投资机会的范围已经非常广。对于那些把资金转移到外国司法管辖区的人来说,投资范围会受当地司法管辖区通常适用的投资机会的限制。如上所述,中国人跨境投资的关键原因之一是得以接触到中国不存在(至少不是直接存在)的机会。尽管投资于境外私有企业(私募股权投资)明显是只有跨境才能实现的机会,中国人境外投资的资金大多数是投向常规的、向大众开放的类别。根据中国招商银行与贝恩公司2015年的报告,股票占境外投资资金的29%,固定收益和现金占27%,房地产占24%,结构性产品及对冲基金各占8%。

基于当地的惯例和监管,每一种投资类别都有自身的一套成本和要求。举例来说,房地产,不论在哪里,无论是在采购和销售上,往往涉及到显著的交易成本(地方契税的费用,产权保障费用,专项转移税,经纪人佣金等)。

此外,你在外国司法管辖区的投资有可能会导致你必须在该国缴纳一定的收入税或资本利得税。例如,如果你在美国做生意,你的净收入将和美国人适用同样的税率。而在美国获得投资收益的“非居民外国人”通常是按30%的比率预提扣税。由于中国与美国签订的税收协定,代扣税率降低到了10%, 而且在美国已缴的税还可以抵扣适用于中国的税收。一般情况下,对于非居民外国人,出售投资组合资产,如股票、债券、或共同基金等而获得的收入,是不必缴纳资本利得税的;但投资的损失也无法和其它形式的收入抵消而降低税收。但是,根据一项特别的美国法律,在美国卖掉房产而获得的收入,在美国必须交纳资本利得税,而且税率比中国税法规定适用的20%税率可能更高。因此,税收抵免可能不能完全抵扣你从美国实际征缴的税。此外,在投资人亡故之后,对上述某些大型免税金额不动产资产你可能会被征收美国遗产税(税率高达40%),即使不居住在美国。

当然,这些规则因国而异。而且,根据境外国家自身的收入需要或者当地的对外资投资的政策变化,这些规则有可能出现突然的变化。举例来说,在新加坡,非居民在出租和利息上的收入需要缴纳20%的统一税率,但是源自新加坡公司的红利收入是免税的, 而且由于售卖财产,包括房地产而得来的收入是免税的。然而,新加坡有着较高的年度房地产税,税额是根据该房产的出租价值决定的(即使屋主的自住房,税额仍按这种方式计算)。而且这些年度房地产税无法抵扣你适用于中国的税收。在澳大利亚,非居民需要就红利,利息和租金收入缴税,税率有可能高达45%,但是当非居民售出股票或基金的时候,并不需要缴纳资本利得税。然而,卖出房地产是需要缴税的,在房地产出售的资本利得税计算时可以享有50%的折扣,从2012年5月起,非澳大利亚居民不再能够享有居民可以享有的这一折扣。

以上只是罗列了少数可能出现的复杂的税务情况。你的财务顾问可以帮你了解有关国家适用的具体规则,这样你至少会更加清楚你可能面临的额外的税务和报税风险。

本文选编于牛易财富CIO张蓓与美国财富管理泰斗Tim Kochis合著的《理财的智慧—世界级专家为中国新精英量身定制的理财指南》。该书由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于2016年出版,在各大网络书店(当当亚马逊有售)。